返回顶部

专题报道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版>一线>专题报道

【党史故事】转战千里——“宜乐连”的由来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1年06月11日 【字体: 打印文章 编辑:徐磊

由于“左”倾路线领导者推行错误的军事路线,致使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利,至1934年9月,崇仁、宜黄苏区全部沦陷,乐安苏区除金竹、竹溪两区外,大部分亦被敌占领。在此情况下,中共乐安中心县委将地方干部军事化,号召人人拿起武器参加战斗。在江西军区第二分区领导下,乐安、宜黄、崇仁三县地方武装和党团骨干2000多人,合编成乐宜崇挺进队,下设两个大队:乐安县干部战士编为第一大队,宜黄、崇仁两县干部战士编为第二大队。挺进队既是游击队又是工作队,除在乐安、宜黄、崇仁地区打击地主豪绅武装外,还深入到丰城、永丰、新干边界开展游击活动。

1934年12月16日,国民党调集5万重兵包围金竹苏区。挺进队在坚守阵地数日后,为了保存革命力量,于12月24日,从金竹火嵊转移到坪坑村,将部队编为江西军区新编独立第2团,下辖三个营,决定向湖南方向突围。

为不暴露目标,部队昼伏夜行,每名战士自备一根5尺长草绳或绷带,互相拉着绳子,一路摸索前进。经过带陂木桥时,有人不慎掉入河里,惊动碉堡里的敌人。敌人机***猛烈扫射,将队伍截为两段。刘汉雄、罗惟赋率领已过河的第1营大部400余人继续向前突围。经过富背岭敌人封锁线时,与敌一个团遭遇,刘汉雄、罗惟赋率部队且战且退,伤亡40余人。

苏区通行证

乐安中心县委书记李福槐和第二分区政治部主任肖明煜,率领未过河的部队返回山心村,精简队伍,安置伤病员和老小队员。1935年元旦刚过,敌人又包抄而来,战斗中,团长曾德恒负伤。部队撤退到谷岗,向崇仁、丰城方向突围。1月8日在崇仁东山又遭敌第3师183团一个营袭击,部队撤回登仙桥。从崇仁方向突击的计划未能实现,便决定向敌防守薄弱的望仙银口突围过河,绕道竹山坑到新干县渡江,向赣西、湖南方向前进。他们避开大路,翻山越岭到达银口渡口,蹚过刺骨的河水,来到增田南元时,遭敌第88旅一个团阻击,激战3小时,部队伤亡200多人。部队虽然受挫,但战士们意志坚定,坚信能找到主力红军,继续突围。在竹山坑又遭到数倍于我的敌军袭击,且战且退,突围到新干县大坑,与刘汉雄、罗惟赋的第1营重新会合。

部队经过休整,决定从峡江县敌人防守薄弱的地方渡过赣江。行军到曾家陂时,又遭敌第53师包围,部队再次被打散。李福槐带领六七百人突围到油茶山驻扎,又遭敌人包围,部队又一次被打散。李福槐在新干、乐安交界的野鸡坪,集合少部分队伍,组成精干的战斗队,坚持游击活动。至1935年3月底,终因寡不敌众,多数牺牲或被打散,李福槐带领警卫员冲出敌人包围,化装成难民潜回福建老家。为寻找党组织,他化名李瑞珊辗转到宜春樟树,1947年11月被樟树警察局查获,12月16日在南昌被杀。

挺进队在曾家陂战斗中被冲散后,肖明煜带领一支小部队,在兴国县崇贤一带与曾山领导的队伍会合;刘汉雄、罗惟赋带领挺进队100多名战士从峡江县渡过赣江,于1935年2月14日终于到达莲花县武功山,与湘赣省军区领导的武装胜利会师,湘赣省委将他们编入湘赣红军独立第5团1营1连。为表彰和纪念这支英勇的队伍,命名为“宜乐连”。“宜乐连”在湘赣边界坚持了三年艰苦的游击战争,抗日战争中改编为新四军。

来源:学习强国